牧槿

诗人

《我记得》文/牧槿

我记得辣椒和茶
不能用来吃的东西
睡不着的时候,月亮
会来祸害你的嗓子

我记得雨洼和泥
不能淌过来淌过去的东西
新买的袜子和鞋,水花
会大笑你幼稚的着急

我还记得冬天里面的事
跑着闹着,踩着雪
除了压岁钱都是我的,春节
汤圆、饺子一伙一伙地下锅

我还记得,镜子里的
老花镜和松垮垮的呢子大衣

我想去外星当个宇航员
在大人睡沉的夜晚起飞
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像做完作业
现在,我要去抢爷爷的报纸了

<最佳损友(国语填词)>



词/牧槿  曲/Eric kwok


朋友,就算我眼镜没有

朋友,就算我笔墨不留

朋友,我也能辨清良莠

逗留,实在没有理由


挽留,因为人早已看透

挽留,因为知此情深厚

挽留,因为念臭味相投

白驹过隙,又过几个春秋


相逢一泯,解去恩仇

让各自都好受

下了这杯酒,来盘羊肉

倒出往事坦然来场叙旧

好像往事不朽

干脆讲他一整宿


真真切切   望过的那山头

来到湖边上  等着荡舟

几抹黄昏罢   一别难知晓往后

仅凭印象   还略愧疚


唾弃着污垢,斗争的甲胄

什么心想都显露,不在乎恩仇

命运和缘分

重人谋,不随意撒手


重拾旧时相识日

轻把心门叩

还继续走,不求神保佑

只求过得好

待那时  沽一碗   浊酒


终归有天老友实现环游

异国他乡地   不醉不休

夏至秋来  没有郁郁闲愁

几度干了一生   盼这次能长久


又会几时曾想,年纪空流

渐渐暮霭   上了窗牖

不怕黑发溜,只怕岁月的神偷

悄悄偷取,回忆全丢


唾弃着污垢,斗争的甲胄

什么心想都显露,不在乎恩仇

命运和缘分

重人谋,不随意撒手


重拾旧时相识日

轻把心门叩

还继续走,不求神保佑

只求过得好

待那时  沽一碗   浊酒


人散黄昏后,数年后日子会涓流

渐渐暮霭,踩上了,人生的窗牖

不害怕长河,只怕,岁月的神偷

回忆全部丢,是它偷


面对面,面对的思量

什么心想都显露,不在乎恩仇

命运和缘分

重人谋,不随意撒手


平生认得君眼眸

杯酒情初透

马蹄踏遍万里的寒秋

诗意满河江,穷鸿蒙

全部将走过

托着腮,

惦记着前尘

回首 还是  悠悠


光凯诗文社欢迎你!!!

酒逢故人饮,诗响受人吟。相识遍天下,高山流水知己又几人?江随高峡下,山自平野阔。六合千里外,庭间友朋聚。红尘诗缘且寻觅,诗酒趁年华。光凯诗文墨,诸君且随意(qq群号:239678719)


<偶时闲夏> 文/牧槿

树摇虞蝉出晓风

叶漫嘤歌入梦乡

若裁青山作青裳

遮遍楼头骄阳窗

<疆域>



文/牧槿


不认得疆域,

不拿捏枯茂。

山河破,

你当是睡觉。

撑不到边邑,

穷不极尺道。

风云浓,

我当是下药。


酒未三斟,

挣不出体发。

酒吐五觞,

醉不过酡蜡。

七行罢,

寸土若半洒。

认不得我的疆域,

数不清我的呓话。


车去一阵风



文/牧槿


我打何处来?

车给你,

一阵风。


尽管招呼住,

尽管招呼住。

车去一阵风,

捧上凯撒广场的青铜,

捧上长江岸上的红茸。

扶摇山头的鲲鹏,

和马下蹄尘的灰蒙。


尽管盼想着,

尽管盼想着。

车去一阵风,

伴着春絮得势的骄宠,

伴着口口甘甜的风景。

素昧平生的远行,

和川山纵横的峥嵘。


尽管做个梦

尽管做个梦

车去一阵风

前事扑了空




文/牧槿

靉靉云浓翳翳林

徐徐风淡依依晨

呦呦鹿欢楚楚人

潺潺水响点点村


<雨>

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烟失袅袅,月失皎皎

山也迢迢,水也缈缈


<夏之雨>



文/牧槿


车行湖间道,

平川卷起一番番琼枝。

寻常巷陌,

引鱼贯,

堵了霓虹。


收起雨伞,

雨渍徒将地板

叩问。

连着裤脚的雨靴,

相看厌。

把高领扣住,

勾勒,

和风和海。


<从前慢>

(填词)

词/牧槿  曲/刘胡轶

记得赤脚奔跑时

影子长长短短

背起来   上了山。

可现在都失散

忍把浮名都装满

你匆匆的赶来却又走远。

从前的房顶叫做天

风   雨  都会逗留

海阔天高  不懂孤单。

从前的窗望得穿

你的名字喊不完。

玩累了

回家吃饭了。

从前的房顶叫做天

风   雨  都会逗留

海阔天高  不懂孤单。

从前的窗望得穿

你的名字喊不完。

玩累了

回家吃饭了。